• 女性领导力高峰论坛:女性破局是早晚的事

    2019-06-14 20:25:10

    2019年3月7日,2019中国女性领导力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。会上发布了《2019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》,郭盛、杜华、王伟、余进、屈翠容、吴百纳、李银河和杨扬分别发表演讲,共同

      2019年3月7日,2019中国女性领导力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。会上发布了《2019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》,郭盛、杜华、王伟、余进、屈翠容、吴百纳、李银河和杨扬分别发表演讲,共同探讨如何更好地促进职场内的性别平等。

      联合国妇女署的林加蕾女士首先为大会致辞。她表示,尽管女性的领导力不输男性,但现实中男性领导者的数量却远多于女性,级别越高差距越明显。中国上市公司中,女性领导者只占总数的9.4%。她认为,导致此现象的原因很多,首先是性别偏见造成的同工不同酬、限制晋升机会的现象,另外社会中对于男女不同的性别期待,比如女性需要承担更多的家务劳动,也限制了女性发展。据统计,中国女性每天承担的无偿家务劳动时间占到她所有劳动时间的44.6%,是男性的2.4倍。林加蕾表示,性别平等是“2030可持续目标”的十七个目标之一,而这也是其他目标能够实现的前提。

      智联招聘CEO郭盛介绍了《2019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》。该报告认为,女性在职场中面临的许多障碍,核心原因来自生育和偏见。

      二胎政策发布以后,新生儿出生率却自2016年起逐步下降。受访人群中,觉得婚姻是必需品的男性占到76%,女性只占到49%。女性的单身比,尤其是在大城市中,也高于男性。换言之,女性比男性更加恐婚。为什么拥有生育权的女性不愿意结婚呢?郭盛解释道,职场中男女最大的晋升差异是婚育。处在婚育阶段的女性,会被动失去晋升机会,而不是由于能力问题。7.8%的女性认为婚育影响了自己的晋升,该比例远超男性。性别歧视以及生育负担导致“女领导”变成稀有人群。今年的研究也发现,男性在逐步回归家庭,丧偶式育儿状况得到缓解,男女投入家庭的比例差被缩减到7%。另外,中国正在逐步构建福利社会,将生育成本社会化,更多的福利和基础设施开始向女性倾斜。

      第二个重要的问题是偏见。男性的偏见导致“女性领导力”无处施展,女性领导也会对女性持有偏见。越到高层,男性领导者越倾向于提拔男性,认为男性更有想法,格局更大。如果是女性领导,男女被提拔的概率则相当,所以男性领导比女性领导在提拔问题上更主观。根据《平等的力量:亚太地区性别平等之路》,如果不断推进男女平等,到2025年亚太地区集体年GDP会上升12%,多元化企业的市值将比单一化企业高20%以上。郭盛觉得中性社会是发展趋势,随着多元化个体的解放,更多的生产力将会被释放。

      余进是埃森哲战略中华大区的总裁,也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三十位“商界木兰”之一。她首先和大家分享了一个故事。1954年前,生理学家认为“四分钟内跑完一英里”超越了生理局限。但是该年的5月4日,医学家Roger Benest用3分59秒跑完一英里,突破了其他运动员的心理局限,越来越多的运动员跑出了更好的成绩。因此,余进表示,女性“破局”、“破冰”的地点是在心里,不要给自己设限或进行太多的自我否定。

      在加州理工博士毕业后,余进不想余生都从事学术研究,而是对商业产生了兴趣。但当时的她对商业并不了解,投行或者咨询公司也不会到加州理工招生。她便开始给HR投简历,尽管没有MBA学位,也没有商业经历,她积极的态度还是拿到了很多面试机会。余进发言时常常紧张,因此面试的结果并不理想。之后她便开始对着镜子练习。再面试的时候,紧张得到了很大缓解。面对困境,余进表示,“换一个打法,把事情做成。”

      谈到女性的另一个角色——母亲,不同于“事业家庭平衡”,余进提出了“事业家庭相融合”的观点。如果你是一个不断追求自由的人,在家庭中也会是一个好榜样。在麦肯锡工作时,余进是大中华区第一个妈妈身份的合伙人,在她之后,更多“妈妈”身份的女性成为了合伙人。所以怀孕生子并不耽误升职,因为升职不是最后的目标,真正的目标是做自己喜欢的事,并实现自己的价值。余进表示,埃森哲有一个目标,希望到2020年,有一半的MD为女性,并为有潜力的女性提供帮助。她认为,关键在于女性不为自己设限。

      屈翠容是百盛中国的CEO。她出生于福建,9岁赴港,15岁就开始在酒楼打工,然后又到了美国读书,英国工作。屈翠容生儿子时已经39岁,这教会她,“如果一个人耐心的等待,你的生命中会出现一到两个人,让你原谅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。”面对很多事,只能忍耐,只能等待。

      人生有很多重要的事,有很多东西要学习。当人很舒服的时候,就是跳槽的时候。屈翠容如今管理着一个几十万员工的公司,她表示前线员工是最重要。因此她一直强调怎么样把话说清楚的问题。 “好吃,好玩,有里,有面”是她提出的肯德基品牌发展战略。好吃是基本,体量上去,东西好吃便宜。而人生很苦短,好玩也很重要。品牌定位是要和几百万人讲道理。而真正要把品牌定位做好不是靠说,而是活出来。就好像不用为“尽情自在”打广告,只用问问自己前线的员工即可。

      作为职场女性,屈翠容觉得家庭和工作不可能平衡,一地鸡毛本来就是生活。她觉得女性如今处在一个幸运的时代,中国用了四千九百年,学会了女性平等,所以女性不能轻易放弃,要继续努力。而对于职业女性家庭地位是不是更高的问题,屈翠容说,“在任何时刻,有权力但不使用权力是最好的。”即使在事业上很成功,也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。

      吴百纳女爵士是第21任英国驻华大使,也是第一名女性驻华大使。她在会上介绍了英国政府在性别平等方面作出的努力,以及在中国开展的活动。截止到2018年,英国共派出了65位女性大使或领事,32%的议员为女性。在20世纪70年代,英国就出台了解决性别不平等的法律,如《同酬法》和《反性别歧视法》。英国政府平等办公室也制定了一些政策来促进工作场所的性别平等,包括要求250人以上的公司公布薪酬差距报告,英国也是率先采取这个做法的国家之一。2018年的数据表明,80%的公司依旧是男性薪酬高于女性,但薪酬差距是有史以来最低的。

      英国外交部也建立了很多帮助女性的机制,努力消除性别障碍。比如在招聘中使用中性语言,接受无意义偏见培训,为女性员工营造一个支持性的环境,以帮助她们发展。吴百纳举例说到,大使的妻子也是外交官,尽管她在国外,她也可以用电脑和手机完成自己在伦敦的工作。英国女性外交官还有长达十年的暂停期,和女性假期,在外交部内还有托儿所。

      性别平等是中英两国都特别关注的问题。2017年,英国政府平等办公室与中华传统妇女联合会签署了两届备忘录,共同促进性别平和。2019年,中华妇女联合会和英国平等办公室将举办一次中英性别平等研讨会,重点讨论女性在工作场所的性别平等问题。2017年,共有52名“未来菁媖”与九千多名学生开展了交流,演讲的最后,吴百纳表示希望更多的朋友可以与英国文化教育协会联系,加入这个项目。

      李银河表示,“性别平等是指女性在一切的场合,都应该和男人平等。”一些大学在招生时提高女生分数线的行为,就没有做到性别平等。而这个也是历史文化积淀的结果,古今中外到处都是父权制。在19世纪的欧洲,女性都没有财产继承权。而在中国南方的宗庙里,女人无法进族谱。在星河演讲中,李银河曾表示,“所有的性别歧视,除了对女性的歧视,也是对男性的碾压。”所以性别平等不仅对女人有好处,对男人也有好处。女人参与生产劳动,男性也会轻松,男性也可以活在一个两性关系和谐的社会。

      但在“男女平等”的社会,女人也会面临双重负担的问题。男性不做家务,但女性还是要做,进行无酬劳动。社会对于女性领导力要求的苛刻,李银河认为是长期的男权社会,让很多女人把男尊女卑的观点内化的结果。很多女性放弃了努力,放弃了竞争。关于男性和女性气质的刻板印象将我们约束。比如男性要粗犷,女性要温柔。但到底是要像女人,还是不像女人呢?一个人首先是人,然后才是女人。

      对于“不生孩子的女人不完整”的论调,李银河提出了“女性是否一定要包括母性”的问题,这也是波伏娃已经探讨过的问题。李银河一生未育,只领养了孩子。因为这件事,虽然她也遭遇了很大的社会压力,但李银河未曾觉得遗憾和不完整。

      因为某些言论,李银河常常遭受批评和网络暴力。但凭借对自己研究的自信,李银河不畏惧质疑。李银河认为女性破局的前景很乐观:“早晚的事儿”。曾经女大学生的比例是34%,最新的数据中男女比例已经持平。